在国际化机会和中国的中长期发展中,三一重工与国际起重机巨头奥地利帕尔菲格集团成立两家合资公司

【机械网】讯  在中国经济力求“软着陆”的过程中,工程机械行业也正经历着20多年来最为严峻的挑战。2008年国家“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之后:这个行业不仅与国家基础设施投资紧密相关,且相当比例的产品通过融资租赁方式销售出去,可想而知,经济下行带来的转型压力巨大。  而在三一重工集团(下简称“三一”)CFO段大为看来,中国的城市化和工业化至少还将持续和深化10~15年,具备自主技术产权的工程机械企业仍将是国内少有的具备国际竞争力的行业之一。  长期总体趋势向上  记者:你怎么看待宏观经济走势?三一怎么看待其对于公司业务发展的影响?  段大为:总的来说,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和国家基础设施建设相关性比较高。过去十年中,我们也经历过阶段性的波峰波谷。但总趋势向上,总体增速也非常快。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宏观上,国家城市化还在发展。目前,我国正进入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关键时期。工业化使得农业人口转化为城市人口,但是目前进入城市工作的两三亿人,仍处在城市和农村之间来回摇摆的状态。  工业化需要稳定人口,要使得农业人口变为工业人口,就需要大力投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公共资源服务。  另一方面我国的基础设施本身有欠账,总量仍然不足。国家仍处于城市化进程,这基本还需要10~15年,要与国家发展的基本水平相适应,基础设施投资的总量还很大。结合国家目前所处的历史阶段,实际上我们对中长期发展充满信心。  在国际市场上,中国工程机械企业也开始参与国际竞争,包括三一和行业其他龙头企业,都在加速向外走。很多新兴市场国家较中国基础设施更差,如以印度为代表的南亚国家、以巴西为代表的南美国家都有需求。  中国工程机械企业已经接近发达国家水平,在国际化机会和中国的中长期发展中,关键就看自己怎么去把握有自主技术,产品性价比很有竞争力的优势。怎么做得更好,而不是受困于环境。  全球最大的工程机械企业卡特彼勒有句话说得非常好,“经济有波峰波谷很正常,但下一波经济周期时,卡特彼勒占的位置一定比上一次要好。”这个非常值得借鉴、思考和学习,企业发展不能完全依赖大势,外部好,企业好;外部不好,企业不好,这不是企业长久经营之道。  记者:三一上半年仍然保持了微幅增长,但对于公司原定的2012年突破1000亿元销售额的目标,挑战是否很大?作为企业CFO,该如何从财务管理的角度保持增长态势?  段大为:整体年营收千亿元的目标可能要推迟一段时间,但这个目标一定能实现。卡特彼勒今年销售额预期接近7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000亿元的规模。行业排名第二的小松也接近300亿美元,说明这个行业的天花板还很高。  三一目标就是学习和赶超小松和卡特彼勒,所以千亿元不是最高目标。为此,我们在经营策略上也做了一些调整,聚焦在提升自己的管理水平,而信息化和工业化的结合,也正是三一加速赶超领先企业的重要路径。  防范风险,更要抓住机会  记者:对产品销售国际化和采购全球化的三一来说,可能会带来哪些变化?  段大为:在三一,全球化采购思路的提出和实践,至少已经进行了10~15年。例如一些汽车底盘,三一会采用德系、日系部件;液压件则是来自德国。进行全球采购,三一很早就摆脱了单纯中国市场的影响;另一方面,三一不断加大自主研发,研发高端产品,瞄准高端定位,而不是低成本、低价格,聚焦差异化。三一盈利能力很强,边际成本相对变小。可以说,三一差异化发展战略很早就摆脱了成本带来的问题,比较个性化。  确实,国际化采购,国际影响很关键,我们有欧元区、日元区、美元区采购。日元涨,采购就贵;欧元跌,成本就低。去年日本地震曾对上游供应造成影响,我们就从欧洲区增加些采购储备。工程机械行业,不像IT行业,产品及零配件价格整体比较稳定,阶段性增加储备的部件会随着生产销售用掉,不会带来积压或者贬值。  而因为面对全球供应链,三一关注的国际因素也比较多,像汇率、政治经济因素。针对一些突发事件可能会对供应能力带来影响的问题,三一有灵活的应对预案和措施。  记者:年初并购“大象”(德国普茨迈斯特)后,三一需要在全球范围内优化配置自己的海外基地。在推进国际化途中,公司将怎样既保证发展速度,又合理控制风险?  段大为:首先,有几个观点需要明确。并购这个“大象”不意味着三一国际化策略的改变。  “大象”过去是混凝土企业全球第一,三一自混凝土发展起家,到今天混凝土也是主营业务。对方既是三一的学习对象,也是竞争对手。所以一旦“大象”出现在并购市场上,某种情况下三一是志在必得,这个例子很特殊。  未来,三一的国际化仍以自主发展为主,但是不排斥、不放弃并购,同时对并购机会持谨慎态度,具体情况具体对待。并购后,企业整合还是比较好的。从三一整体管理团队来讲,不管是董事长、CEO,还是CFO,大家都是辩证统一地看问题,既不单纯看机会,也不过分强调风险。面对各种问题,把事情考虑得更全面,首先是抓住机会,在这个前提下防范风险。这个问题不是不同岗位的差别,而是观点和态度、思维方法的问题。  判断、控制风险的关键还是要看客户本身的业务和素质。如果不是一个好的客户,怎样都有风险。关注客户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关注其资质、业务、发展,而非为了片面追求销售,放低销售门槛,这样就不理性了。  更根本的方法则是做好产品和服务,就有更好条件吸引优质客户,这样自然降低风险作为企业经营,财务只是其中一个方面。三一有些理念是长期坚持的。研发技术、创新驱动,这是基本特点。 【打印】 【关闭】

三一重工CFO段大为:工程机械仍然是朝阳产业

www.d1cm.com2012/11/12 17:44来源:中国经营报

在中国经济力求“软着陆”的过程中,工程机械行业也正经历着20多年来最为严峻的挑战。2008年国家“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之后:这个行业不仅与国家基础设施投资紧密相关,且相当比例的产品通过融资租赁方式销售出去,可想而知,经济下行带来的转型压力巨大。

而在三一重工CFO段大为看来,中国的城市化和工业化至少还将持续和深化10~15年,具备自主技术产权的工程机械企业仍将是国内少有的具备国际竞争力的行业之一。

长期总体趋势向上

记者:

你怎么看待宏观经济走势?三一怎么看待其对于公司业务发展的影响?

段大为:

总的来说,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和国家基础设施建设相关性比较高。过去十年中,我们也经历过阶段性的波峰波谷。但总趋势向上,总体增速也非常快。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宏观上,国家城市化还在发展。目前,我国正进入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关键时期。工业化使得农业人口转化为城市人口,但是目前进入城市工作的两三亿人,仍处在城市和农村之间来回摇摆的状态。

工业化需要稳定人口,要使得农业人口变为工业人口,就需要大力投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公共资源服务。

另一方面我国的基础设施本身有欠账,总量仍然不足。国家仍处于城市化进程,这基本还需要10~15年,要与国家发展的基本水平相适应,基础设施投资的总量还很大。结合国家目前所处的历史阶段,实际上我们对中长期发展充满信心。

在国际市场上,中国工程机械企业也开始参与国际竞争,包括三一和行业其他龙头企业,都在加速向外走。很多新兴市场国家较中国基础设施更差,如以印度为代表的南亚国家、以巴西为代表的南美国家都有需求。

中国工程机械企业已经接近发达国家水平,在国际化机会和中国的中长期发展中,关键就看自己怎么去把握有自主技术,产品性价比很有竞争力的优势。怎么做得更好,而不是受困于环境。

全球最大的工程机械企业卡特彼勒有句话说得非常好,“经济有波峰波谷很正常,但下一波经济周期时,卡特彼勒占的位置一定比上一次要好。”这个非常值得借鉴、思考和学习,企业发展不能完全依赖大势,外部好,企业好;外部不好,企业不好,这不是企业长久经营之道。

记者:

三一上半年仍然保持了微幅增长,但对于公司原定的2012年突破1000亿元销售额的目标,挑战是否很大?作为企业CFO,该如何从财务管理的角度保持增长态势?

段大为:

整体年营收千亿元的目标可能要推迟一段时间,但这个目标一定能实现。卡特彼勒今年销售额预期接近7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000亿元的规模。行业排名第二的小松也接近300亿美元,说明这个行业的天花板还很高。

三一目标就是学习和赶超小松和卡特彼勒,所以千亿元不是最高目标。为此,我们在经营策略上也做了一些调整,聚焦在提升自己的管理水平,而信息化和工业化的结合,也正是三一加速赶超领先企业的重要路径。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责任编辑:Alley)

  • 关键词:
  • 三一重工 段大为 工程机械
  • 延伸阅读:
  • 三一重工再次强调将对美国总统一告到底三一重工依靠创新打造中国制造的世界名片三一重工1.78亿股票激励 三一的造富运动三一重工:成功不能复制 想法却可以变通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组采访三一重工

【机械网】讯  一次成功的战略抉择可以奠定企业未来5年到10年的竞争优势。对于三一重工来说,公司创立之时选择进入混凝土机械领域是如此,2003年上市以至后来成为中国股改第一股还是如此。如今,在国际化上,三一重工又一次奠定领先基础。  2012年初,三一重工收购曾经的老师普茨迈斯特控股有限公司(Putzmeister,俗称大象,以下简称:普茨迈斯特),为其国际化进程缩短了5-10年时间。这场历时33天的跨国并购使三一重工从中国第一大工程机械企业跃升至世界级,成为混凝土机械领域世界之王。  梁稳根说:并购普茨迈斯特,我们不是看它的资产负债表,资产负债表固然重要,最重要的是我们和并购对象之间战略上是不是互补的。  正是普茨迈斯特的适时出现,让三一重工找到了国际化的新支点。梁稳根自言,时至今日他有两件事是最快乐的,一件是高考后拿到中南大学录取通知书,另一件就是这次并购,“因为并购确确实实达到了一个极致,奠定了三一重工世界第一的基础。”他说。  世界级野心  1986年,而立之年的梁稳根与唐修国、毛中吾、袁金华四人一起出走国企,下海创业。这四个歃血为盟的兄弟一起贩过羊、做过酒,但都以失败告终。经过一番反思,梁稳根看准了市场稀缺的焊接材料,于是带领大家筹资6万元成立了涟源茅塘焊接材料厂。从一个地下室开始,经过失败到成功的反复历练,到1989年,梁稳根和伙伴们创建的小厂实现了1000万元的收入。  1989年是三一重工的出发年,公司在这一年开始谋划集团化发展。两年后,向文波加入三一重工团队,建议公司从涟源搬到长沙,并进入工程机械行业,得到梁稳根深深的认同。1993年,公司改名为三一集团,下设三一重工和三一材料,总部也如建议的迁至长沙。  也是在那时,三一重工和普茨迈斯特出现交集。梁稳根整整等候一天一睹普茨迈斯特产品的故事,就发生在次年的工业展上。除了普茨迈斯特,卡特彼勒、小松、日立建机、利勃海尔等国际品牌也纷纷进入中国,抢占了90%的市场份额。中国市场,成为竞争最激烈的国际化市场。  最初几年,梁稳根和他的伙伴们一直是在痛苦的折磨中度过的。在三一重工草创时,首批6台拖泵产品卖出去没多久就被退了回来,因为配套的核心产品液压控制系统不过关,拖泵存在质量问题。当时能提供拖泵液压控制系统的供应商一个来自日本,一个是贵阳的一家公司,但三一重工买不起日本货,而贵阳的公司在计划自己造拖泵也不可能给三一重工长期供货。连续三年,三一重工拖泵迈不过技术门槛,现金流面临枯竭,销售也十分困难,集团的领导几乎全部出去跑订单。  为了破解技术难题,1995年6月梁稳根奔赴北京找到老乡,北京自动化研究所液压中心系统室主任易小刚(现为三一重工常务副总裁)寻求帮助。易小刚是一个技术派,有靠技术实现理想的抱负。他与梁稳根虽然理想不同,但对事业的热情毫无二致。3个月后,易小刚以技术合作者身份加盟三一重工。  实际上,之前易小刚并没有接触过混凝土拖泵。从头做起的易小刚,从每一个技术细节掌握和改造混凝土拖泵。他先是将混凝土拖泵传统的高低压切换管线改为阀门装置,在这个改造过程中,还发生了一件事。当时,车间主任和员工都不同意易小刚的新设计,直接阻碍这项技术的验证。梁稳根得知后,将所有相关人员叫到一起,他问易小刚:易工,你认为这个行不行?易小刚回答说:肯定没问题,我们不能因为国外是这样,就一味模仿,那是没有突破的。行。就按你说的做。梁稳根力挺易小刚。由此,三一重工有了自己的第一个专利。易小刚的技术带头人的地位也不再有非议。  随后,易小刚开始攻关混凝土拖泵核心技术液压控制系统。依然是从零开始,通过了解该系统每一个元件的功能重新设计,为解决标准化生产问题,所用零部件全部采购自市场。不到30天,三一重工自己的混凝土拖泵液压控制系统面世。1995年底,三一重工型号为60A的混凝土拖泵调试下线。  三一重工混凝土拖泵的突围之作,只是三一重工和梁稳根跌宕历程中的一个小缩影。而三一重工每一次扩展新产品线,都会以外资巨头为假想敌,因为对手的高度决定了自己的高度。  在建筑机械中,400米以上混凝土泵送技术曾长期被德国垄断。2000年底,三一重工泵送就用于新鸿基集团筹建的高达406米的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在卡特彼勒、日立、小松等美日韩企业盘踞的挖掘机市场,三一重工在2003年组建了主做挖掘机的三一重机,梁稳根给予三一重机特别通行权采购研发和生产设备可以直接找他签字。到今年一季度,三一挖掘机市场占有率近18%,将卡特彼勒、小松等远远甩在了身后,继去年之后稳居市场第一。  目前三一重工已全面进入工程机械制造领域,主导产品为混凝土机械、筑路机械、挖掘机械、桩工机械、起重机械、非开挖施工设备、港口机械、风电设备等全系列产品。其中,混凝土机械、桩工机械、履带起重机械为国内第一品牌。  多年来,梁稳根率领的三一重工始终坚持自主创新的道路,为中国工程机械赢得了国际声誉。目前,三一重工拥有国家级技术开发中心和博士后流动工作站,共申请专利4141件,授权有效专利2211件。两次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其中三一重工技术创新平台荣获2010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是建国以来工程机械行业和湖南省唯一获此殊荣的企业,也是工程机械行业获得的国家级最高荣誉。  而三一重工的创新能力背后,是梁稳根对研发投入的高度重视。梁稳根说:每年我们将销售收入的5%-7%用于研发。而且,研发资金不封顶,研发投入是世界级水平。  挑战世界最好水平,自主研发、自主创新,成就了三一重工中国最大、世界第6的工程机械制造商地位。近年来,三一重工连续获评为中国企业500强、工程机械行业综合效益和竞争力最强企业、福布斯中国顶尖企业、中国最具成长力自主品牌、中国最具竞争力品牌、中国工程机械行业标志性品牌、亚洲品牌50强等。  领袖新格局  2011年,三一集团便实现销售收入750亿元。同年7月,三一重工以215.84亿美元的市值,首次入围美国《财富》杂志全球500强排行榜,成为第一家上榜的中国机械制造企业。随着普茨迈斯特的加入,实力已然不俗的三一重工走进了历史新阶段。  在2012年三一集团经营报告会上,梁稳根更是给三一定下了跨千亿之年的目标,更远一点,他希望到2017年三一集团实现3000亿元销售目标,超过日本小松成为全球第二,争取2022年超越美国卡特彼勒成为全球第一。  梁稳根预计:未来的10-20年,中国经济将继续高速增长。首先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还有很大的空间。中国有13亿人口,是美国的几倍,但带跑道的机场,美国有5800个,中国只有300个左右有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就有机械制造行业发展的市场空间。  与此同时,来自国际的营收贡献将有质的提升。目前,普茨迈斯特普混凝土机械在全球高端市场占据21.5%的市场份额,遥遥领先。普茨迈斯特在一些传统和新兴市场国家市场占有率分别是:德国10%、西欧33%、印度占比60%等。而随着三一重工产品的组合加入,普茨迈斯特开拓国际市场的潜力将被进一步释放。  另外,三一重工自身建立的海外据点也将与普茨迈斯特发挥协同效应。至今,三一重工已在印度、美国、德国、巴西相继投资建设工程机械研发制造基地。三一重工共拥有21家海外子公司,业务覆盖达150个国家,产品出口到110多个国家和地区。继普茨迈斯特之后,三一重工还加强了海外建设合资公司的步伐。2012年2月28日,三一重工与国际起重机巨头奥地利帕尔菲格集团成立两家合资公司,合资公司之一三一帕尔菲格特种车辆装备有限公司位于长沙,投资总额9亿元人民币,注册资本为3亿元人民币。另一家合资公司位于奥地利,投资总额400万欧元,注册资本为200万欧元。两家合资公司,投资双方均各占50%的股权。  自主建厂、海外并购、成立合资公司,这三驾马车深度拉动了三一重工的海外拓展。  从国内到海外的强势布局,让三一重工拥有了问鼎世界级的扎实基础。也因此,梁稳根向三一重工同仁号召:希望大家一定要把三一建成一个世界级的企业,把三一品牌建成一个世界级的品牌,这是报效国家,实现自己人生理想的一个重要途径,也是贡献于全人类的一个极好的方法。  为了这份沉甸甸的理想,2011年福布斯和胡润富豪榜双料中国首富梁稳根,还要每天早上7点半和核心团队开半小时的早餐会,还要坚持工作到晚上9点,而且一直保持着散步时听取工作汇报的习惯。  别人看梁稳根,觉得他是苦行僧,但他自己觉得这是追赶理想的快乐生活。不只是他,最早和他在一起的兄弟唐修国、毛中吾、袁金华,以及后来陆续加入的向文波、周福贵、易小刚、王佐春、赵想章等人,也无一不是追赶理想的人,无一不是工作狂人。  梁稳根常说,造就今日三一重工的关键是人。他说:技术可以学,管理可以学,但能不能学好,最后还是靠团队,靠毅力和努力。  在核心高管团队以外,三一重工特别留心广纳人才,建立人才梯队。在三一重工1万余名研发人员中,有4000人是人才储备。三一重工通过自主培养、校企联合办学、世界顶级大学培养学习计划,全面建设三一重工人才池。梁稳根甚至还计划自办高校,在满足企业需要的同时,向社会输送人才。  日益国际化的三一重工,还在高端人才丰富的美国、日本、德国设立了招聘平台,期待以此引进紧缺的研发、工艺、国际化管理高端人才。  梁稳根的个人风格是不惜重金礼贤下士,配合三一重工完善的激励制度调动每一个员工的工作积极性,以此保证三一重工的产品品质和发展潜力。  梁稳根还坚持举贤不避亲。他的儿子梁在中,2006年从英国华威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后就做起了三一重工车间调度员,现在已经升任三一集团副总裁、财务总部总监,中国共青团三一集团有限公司委员会团委书记。在梁稳根悉心调教中长大的梁在中的梦想就是超越父亲,他说我的生活目标,更多时候是被父辈设计好的,而我只能以超越父辈为己任。  三一重工其他几位创始人也仿效梁稳根,鼓励自己的孩子到三一重工工作、成长。三一重工创始人们对新生代的刻意培养,为三一重工的未来暗藏了一支奇兵。  在中央电视台热播的公益短片《人人皆可成才》之梁稳根篇里,一处园林环绕的办公室,一排排高大的挖掘机,一架抬头伸展的超高泵车,代表了梁稳根时代的创新与创业。他在片中说:创业不会一帆风顺,立业也会历经风雨;从66米,到72米,再到86米,我们不  断刷新泵车制造领域的世界纪录,挑战自己的高度,才能改变世界的高度。  如果有一天三一重工实质性地确立了世界级企业的地位,梦想成真的梁稳根将归隐田园。【打印】 【关闭】

三一重工日臻成熟 建立有国际影响力的企业

www.d1cm.com2012/11/15 11:22来源:《国际建设》杂志

业内人士评价,借助全球市场复苏之势,三一跨国并购可正是时候,加上其多年精心的全球产业布局,未来几年,中国工程机械企业的实力和排名还将继续上升。

近日,国际权威媒体International Construction发布2012年度Yellow Table排行榜,新一年度全球最大50家工程机械制造商座次再次排定。来自中国的工程机械龙头三一重工,以78.61亿美元的规模领衔中国军团,名列全球工程机械行业第六名,中联重科和徐工,则分别位列第七位和第十一位。榜单还显示,三一重工蝉联入选榜单的中国企业第一名。

Yellow Table是行业年份悠久的国际权威排行榜之一,自2003年首次发布以来即备受行业关注。对比多年的榜单可看到,美国卡特彼勒、日本小松长年稳居行业前两名,其他如沃尔沃、日立建机、特雷克斯等则各有沉浮。而中国企业的崛起则是该榜单的一大亮点, 2004年首次入选该榜单时排名第43位,此后凭借优秀的业绩,不到十年时间,就已跻身全球第六大工程机械制造商。

与三一重工的快速发展一致的是,中国的工程机械制造商在全球50强中所占的销售额比重连续6年处于上升趋势。2003年Yellow Table排行榜首次发布时,全球50强中中国制造商的销售额仅占1.6%,总量为8.41亿美元,如今他们所占的比重达16.9%,总量则达306亿美元。也就是说,过去10年,中国企业所占销售额的比例增加了至少10倍。

分析人士认为,快速崛起不仅受益于中国广阔的工程机械市场,也得益于其发展战略和产品线的扩张。2003年前后,在中国混凝土机械市场取得绝对优势的三一重工,先后切入挖掘机、汽车起重机、履带起重机等领域,并屡有斩获。在挖掘机领域,2011年三一重工在中国市场超越日本小松成为行业第一;在混凝土机械领域,则不断持续扩大与全球竞争对手的领先优势,2009年其在中国市场一举超过普茨迈斯特成为全球老大,2012年则直接将其收入麾下,不仅改变了世界竞争格局,还将国际化进程提前了5至10年时间。

本届Yellow Table排行榜同时还显示,2011年全球最大50家工程机械制造商的销售增长了25%,达到1820亿美元,超过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前的1680亿美元成为行业的最高纪录。《国际建设》编辑Chris Sleight评论说:“去年全球销售旺盛的驱动力是欧洲、北美和日本工程机械市场的反弹。在接下来的12个月中,北美市场的持续复苏将对2013年的Yellow Table排行榜起到决定性作用。”

(责任编辑:Eason)

  • 关键词:
  • 三一重工 国际影响力 Yellow Table
  • 延伸阅读:
  • 三一重工现金流充裕 三季报关键性财务趋好信心之举 三一重工1.78亿股票激励员工三一重工:挖掘机底部几确立 四季度整固备战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正洽购海外新项目三一重工CFO段大为:工程机械仍然是朝阳产业
返回列表